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自己
2016-08-03 15:42:10
  • 0
  • 1
  • 27

夜深了,我依然独自伫立窗前,凝望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月亮,仿佛听见叶子飘落时那一声声凄楚的哀叹,心中不觉生出一丝凉意。起伏的思绪掠过心海,随着飘零的落叶在时光隧道中穿行。

其实,人生就像一片叶子,叶子曾经拥有葱绿的岁月和醉人的美,到了季节更替的时候,它就会一片片地离开枝头。当叶子落光的时候,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。

一片叶子,让我想起了宋代词人吴淑姬的一首词:“谢了荼蘼春事休。无多花片子,缀枝头。庭槐影碎被风揉,莺虽老,声尚带娇羞。”刹那间,我仿佛明白了词人的感慨。

人的生命亦是如此,就象我们的韶华年龄,每一次年轮的递增,心中都有叶子飘落的影子。看着一片片落下来的叶子,使我更加感到生命的短暂。特别是当我们步入人生的秋季时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像叶子一样,学会从容面对,带着一颗博大的情怀去经受四季的磨砺。可当我们白发苍苍时,我们又会胆怯。人生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,在残缺中追求完美,在羸弱中追求坚强。

这让我想起了一位诗友的和诗:

光阴像水

在我青春的血管里流淌

春花报晓的日子

我被一座山的手臂阻挡

声音跑了

鸟儿飞了

任凭呼喊,狂叫

也难以抵达一块石头的思想

因为我站在这边

你藏在另一方……

秋天的故事最美,秋天的相思也应该是最美的。这是一个让人感叹年华老去的季节,尽管它还飘着季节的余香,可寒凉中却依旧透着消瘦的景象。趟过岁月的河流,“没有眼泪的哭泣,是带着泪水的微笑。没有结局的故事,是一段生命的序曲。”人生如同一枚熟透的果子,愈来愈低调,而留下的每一段故事,都是刻骨铭心的经验或教训。劳我半生,相濡以沫;相惜相伴一路走来,感叹“青春易逝总难留,韶华易老转眼过。”时光竟是这般的匆忙,不知不觉我也走进了人生的暮秋,其中夹杂了无数的伤痛和苦涩。

当一个人孤独到连影子都长满了青苔,她心中的情愫与愁烦,自是无法排遣。我们都知道,花儿一旦凋落,便会失去生命的颜色。人一旦失去了精神,就像失去灵魂的空壳浮游于黑暗中。

这些年来,面对现实生活的各种各样压力,带给我更多的是孤独和忧郁,这种滋味无人能体会。那些白日里流露在众人面前的笑声,背后隐藏的眼泪和辛酸更是无人知晓。走过了世事沧桑,生命留下的痕迹,在岁月的磨砺中都将变成一块孤独的化石。很多时候,生活就像一杯浓烈的苦咖啡,不喜欢那种味道,却偏偏还要在苦涩里煎熬。走在人生的阡陌,我们可以伤感,但决不能沉沦。

一首歌可以重复播放,一段人生却永远无法重演。失去的,得到的,一个人的痛苦,一个人的微笑,只能随着窗外风雨飘摇。命运给了我一杯苦茶,我想把它变成文字,一个在太阳下才能出现的影子,而那影子就像一片薄薄的落叶,上面写着瘦瘠的过往。

生活是现实的,世事沧桑,孤傲地看着庸碌的世俗,不尽人意的时候十有八九,又何必为此伤感呢?

生活是美好,快乐和不快乐只是一字之差,却会带给我们截然不同的感受。许多人在最青涩的年华里都会明白,待岁月沉淀后,所有的百感交集,都会变成一种温暖。无论前方是阳光还是风雨,都不可能再回头。相信在每个有梦的从前,都会收藏这些如诗的记忆。当我们渐渐步入老年,更应该以一种平和的姿态看世间万象,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在快乐中度过。是啊,为什么不快乐起来呢?我不过才五十多岁。每当拾起一块记忆的碎片,都会让我想起许多许多,偶尔也会让我生出许多的感慨。

人生苦短,几十年的光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过,这又让我们感到了生命的无奈。闲来无事,把泛黄的老影集拿出来翻看,一个少女灿烂的笑容映入眼帘,那无忧无虑且充满希望的眼神,多么富有感染力。那是我吗?我几乎认不出自己了。

如今,岁月的满沧桑已悄悄地爬上了额头,就连那无忧的笑脸也让我感到陌生。人生总有太多的无奈和遗憾,因为这就是生活。当光阴在人生道路上画上一个大大的句号时,再回首,一切都无法挽留。

生命如斯。一滴泪,渲染了一个人的神话,一抹初升的朝阳能点亮整个世界。黎明前的曙光,依然寂静的只有我一个人静守。我多么希望生命溅开成各种绚烂的颜色,可我的微笑却在落花里幻化成一片落叶,让我的生命从此失去了孤高的姿势。仿佛看见如血的残阳之下,我的身躯已经模糊成一个弯弯的问号。其实,我特别喜欢那些浅蓝色的梦,在平淡的光阴里不停地流动,因为它可以消融我骨骼里的痛。

凝眸回望,青春不曾远离。那些做过的梦,那些唱过的歌;那些如流的思绪,那些青春的心跳,那些简短的的情思里所蕴含的味道,还有那些隽永绵长的思念,依旧回旋在我的耳畔。而我却无力拣拾,更无法为它镀上亮丽的色彩。生活就是这么现实、这么无情,它让你品足了酸甜苦辣涩的滋味后,才让你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生活。走过了一段曲折泥泞后,激情与理想,痛苦与寂寥,都将演绎成一种说不清的人生情结。

今晚,我试图让自己的灵魂在月光里行走,我想问,弯弯的月亮,你寄托了多少人间的喜怒哀乐?你包容了多少世间的愤懑和愁绪?你又承载过多少凡尘的恩怨与纠葛?

逝者如斯夫,在不舍昼夜的感叹声中,在这滚滚不息的人生长河里,多少往事已灰飞烟灭;多少繁花之景已非同昨日,恍惚间,生命已抵达黄昏。或许,在黄昏来临之前,我只能欣赏夕阳的落幕之美。那片片落叶已被风吹进深谷,歌声却依然没有归宿。或许,叶子生出来的时候很美,落下来的时候却是一生承受不起的痛。

面对叶子无声无息的凋零,我知道:“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自己”!


2005.12.15


(原创作者/魏春媛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